<tr id="a04co"></tr>
    <th id="a04co"></th>
        1. <th id="a04co"><sup id="a04co"></sup></th>

          1. <code id="a04co"></code>

            <object id="a04co"></object>

            <object id="a04co"></object>

            1. <code id="a04co"></code>
              <blockquote id="a04co"><ol id="a04co"></ol></blockquote>

                烏鎮戲劇節的“七年之癢”:愈發高冷,卻也溫暖依舊
                文化讀書

                烏鎮戲劇節的“七年之癢”:愈發高冷,卻也溫暖依舊

                2019年11月06日 18:03:02
                來源:鳳凰網文化

                導語:第七屆烏鎮戲劇節于11月3日閉幕。青年劇評人孔德罡認為,七年以來,烏鎮戲劇節正往藝術化、小眾化、國際化的方向發展著。也許烏鎮戲劇節正漸漸成為烏鎮意象的組成部分,當古老的烏鎮是空間意義上凝固的烏托邦時,戲劇節則是以動態的方式,展現著烏托邦的世界中的一場斑斕的夢。

                烏鎮戲劇節已經辦到了第七屆,其劇目水平、欣賞體驗和團隊運營的成熟度都已經足以媲美國際頂尖水準。但同時,大眾視野對烏鎮戲劇節的興趣與關注整體上是消褪的:在國際一流劇目、古鎮風情、青年參與等“新聞熱點”已經是每一屆烏鎮戲劇節的習以為常之后,延續七年時間的烏鎮戲劇節顯然站在了“大眾化”和“專業化”的十字路口。

                相較往年,走在烏鎮街頭的感覺似乎開始有些許“冷清”:戲劇從業者、青年戲劇人面對烏鎮已經波瀾不驚,相較激動更像是“回家”般的親切;與此同時,烏鎮街頭并非因戲劇節而來的普通游客越來越多,戲劇節逐漸向戲劇從業者內部盛會的方向發展——大眾開始無法了解、難以進入的同時,戲劇從業者也在開始潛意識中拒絕向大眾開放。如果說曾經戲劇節期間的烏鎮每一絲空氣都是屬于戲劇節的,那如今,也許更像是一個國際戲劇節選擇在烏鎮舉辦而已。

                2018年,早期作為慣例的藝術總監輪換制度取消,使烏鎮戲劇節特邀劇目的選擇風格逐步穩定,并已形成顯著特色:旗幟鮮明地擁抱國際當代劇場前沿,歡迎后戲劇劇場實踐和當代藝術跨界實踐,面向世界性和跨文化性,包容多元,以開拓國內戲劇觀眾視野為重要目標。依托戲劇節平臺和烏鎮旅游產業的助力,特邀劇目單元得以將一些在傳統意義上觀眾“難以理解”的劇目,或者一些在國內較為成熟的商業戲劇市場上被認為缺乏“商業價值”的作品納入劇目單。

                而對于大眾來說,曾經對烏鎮“旅游+戲劇”模式的新奇感已經減弱,對戲劇節的關注也更多指向了特邀劇目本身是否“好看”——然而,烏鎮戲劇節的獨特氣質,難以避免地引發購票觀眾與特邀劇目選擇風格之間期待視野的沖突。第六屆烏鎮戲劇節出現過孟京輝導演的《茶館》、孫曉星導演的《櫻桃園》、林翠西/呂雨舟導演的《老妖精》、李建軍導演的《大眾力學》四部都具有強烈實驗性的劇目同天上演的爭議事件,潮水般的批評近乎“掀翻烏鎮”——購票觀眾對特邀劇目風格取向的質疑,甚至對烏鎮戲劇節特邀劇目“品控”的質疑,對部分審美與戲劇節取向有所偏差的觀眾來說,一定程度上已經開始動搖他們心目中烏鎮戲劇節多年來堅定的“精品路線”。今年特邀劇目名單公布之后,社交網絡的主要反應除對邀請到的重要劇目表達激動之外,還有大量對“踩雷”的擔憂和期待劇評人、KOL提供“避雷指南”的呼喚,此類聲音日后也許將成為常態。

                《樹》劇照

                而今年的烏鎮戲劇節,除《精靈女王》因為首場字幕機放映失誤引發觀眾反彈之外,本屆戲劇節基本沒有出現被認為“口碑崩盤”的特邀劇目——但與此同時,也未能出現“口碑爆款”:這就意味著,本屆烏鎮戲劇節的特邀劇目,在大眾傳媒領域里對外沒有發出任何聲音。

                本屆特邀劇目中盡管有《點/線/體/還有世界/還有光》《唇語》《麥克白脫》三部廣受贊譽的作品,但這些討論只停留在戲劇節期間。開幕大戲,俄羅斯導演尤里·布圖索夫的《三姊妹》在藝術上激發熱烈討論,但風格化突出,不具備廣泛話題性;《為什么》《樹》《西格蒙德的瘋狂》《特洛伊女人》《高加索灰闌記》等因為“大師導演”的名頭所在,顯得討論寥寥、波瀾不驚;閉幕大戲,莫斯科藝術劇院的《卡拉馬佐夫兄弟》本身質素平庸;《幺幺洞捌》《局外人》《等待戈多》《太陽與太陽穴》《傷口消失在茫茫黑夜中》等在其他平臺已經驗證過自己的劇目,在烏鎮只是“錦上添花”;而類似《狂喜》《求仙學道》《該我上場的時候,叫我,我會回答》《人類簡史》《有天使飛過》等被認為是“試驗性”的劇目,要么是因為較好的觀眾友好度,或者是觀眾數量相對較少,和三部學院作品一樣也都在“安靜祥和”的氣氛中收場——整體看來,今年烏鎮戲劇節的特邀劇目在爭議減少的同時,也相應缺失了足夠的話題性。

                話劇《等待戈多》劇照

                本屆烏鎮戲劇節重點打造的話題性事件,當然還是陳明昊導演,從凌晨1:30開演到6:30結束的沉浸式演出《從清晨到午夜》。然而《從清晨到午夜》選擇這樣一個耐人尋味的演出時間,以及演出前三個小時大量“冒犯觀眾”的行為本身就是在選擇作品自己想要的觀眾,以至于這部充滿話題性的劇目并沒有真正意義上激發其“話題性”:持反對意見的觀眾,要么早就“避雷”沒有購票,要么提前離場,雖然對劇目或者是劇目背后的理念“恨之入骨”,但也缺乏長期關注的興趣。而五個小時的狂歡后意猶未盡的目標觀眾們,則沉浸在熱情洋溢的感性熱愛狀態中,也缺乏與“不是一路人”的觀點進行討論的欲望。

                對《從清晨到午夜》的評價,立場陣營劃分明確,導致任何溝通的空間都消失了——而這正是本屆烏鎮戲劇節特邀劇目、甚至整個戲劇節所呈現的集體面貌:在選戲風格已經穩定,觀眾的期待和預警都已經做好準備的情況下,烏鎮戲劇節找到了足夠多的“核心目標觀眾”,也在潛移默化中劃定了立場。這是一個運營七年走向成熟的國際戲劇節的必然發展趨勢,但同時也是值得敲響的警鐘:一方面,長期保持穩定的選戲風格和觀眾群體,甚至成為國內熱愛當代戲劇、熱愛非傳統演出形式的觀眾的精神圖騰,是一個壯舉;但這也同時宣告著,烏鎮戲劇節作為一個面向普羅大眾普及戲劇藝術,甚至在公眾視野中代表“戲劇”面貌的重要戲劇節,所可能遭遇到的公眾關注度、多元性和活力的缺失??梢哉f,這是一屆特邀劇目不是主角的烏鎮戲劇節,而觀眾失去了討論欲望的特邀劇目單元總是值得警思的。

                《從清晨到午夜》海報

                本屆烏鎮戲劇節真正的主角是誰呢?是戲劇從業者和廣大的青年戲劇人。

                旨在讓更多人參與進來的“古鎮嘉年華”演出依然熱鬧,但多年的舉辦已讓嘉年華演出產生了較為明顯的斷層。經驗證明,在烏鎮街頭的開放公共空間演出,其性質與網絡時代的發聲方式類似:存在不等于被看到,“古鎮嘉年華”是一個人人可以登上的舞臺,但不是一個人人能被看到的舞臺。受到游客關注的嘉年華劇目往往都具有專業的街頭表演能力和奪人眼球的道具、裝置設計,以往熱情較高的各高校劇團和民營演出團體僅僅是將自己的演出放在觀眾面前還是不夠的,這也使得今年的“古鎮嘉年華”中“話劇”演出進一步減少,傳統戲曲類、雜技類的數量進一步增多——這指向了本來是人人可以參與的“古鎮嘉年華”的“專業化”。專業化”的確為廣泛的民間從業者提供了舞臺,但也的確拉開了青年戲劇人與嘉年華演出的距離?!肮沛偧文耆A”可能招徠的游客,進一步放大了為戲劇節增添獨特風景的功利目的。同時入選的“專業團隊”的質素也參差不齊,于是更多的青年戲劇人,將目光投向了雖然競爭激烈但關注度越來越高的青年競演環節。

                烏鎮戲劇節“古鎮嘉年華”單元以烏鎮獨特的沉浸式自然空間為重要舞臺,憑借其在地生發的無限可能性構筑出獨特的烏鎮前衛生活美學符號。在烏鎮戲劇節多元開放的國際視野里,藝術、文化和美學彼此交織,古鎮獨特的嘉年華模式與藝術化生活方式正在被廣泛借鑒與學習 。

                去年,烏鎮戲劇節在最后的青年競演頒獎中空缺了最佳劇目一獎,可以說是評委和觀眾一致對去年“青賽小年”持以的批評態度。但考慮到如今國內廣大的青年創作者群體,“小年”的狀態也許更多是隨機事件,今年的青年競演在創下報名劇目紀錄的同時,也貢獻了多部超越往年的才華之作,如曾在青賽中一炮而紅的拿大頂劇團的王梓的新作《七年之癢》,氣質攝人心魄的《三打普拉斯》,與“宅文化”共鳴的《抱枕人》,“一念之差,宇宙分家”的《黎曼的宇宙》,讓戲劇人共鳴的《劇院故事一則》,以及將嫻熟技巧和編劇靈氣完美結合的《雞兔同籠》。不過,在感嘆今年青賽作品整體質素優秀的同時,也不得不注意到青賽團隊的逐漸專業化:今年獲獎和好評作品的創作人大多具備專業院校背景,其專業能力固然確保了青賽水準,但同時也是對青年競演門檻的一次無形拔高。

                戲劇評論也隨著戲劇節的發展成熟走向專業化。今年烏鎮戲劇節與IATC國際戲劇評論家協會合作,邀請了十余位分為中文組、英文組和法文組的來自世界各地的青年評論家進行劇評人工作坊活動,并以“新媒體時代的戲劇和戲劇評論”為題進行了小鎮對話和公開活動。面對大多在媒體供職的國外專業“劇評人”,在沒有職業劇評土壤的中國,主要借助新媒體平臺的中國青年劇評人,在交流對話中深感到跨文化、跨語境和戲劇產業環境的不易。

                無論是嘉年華、青年競演還是戲劇評論,在國內都是由青年戲劇人和民間草根從業者支撐發展起來的草創局面。在必然專業化、職業化的前景面前,如何做好與原本的草根環境、與普羅大眾、與所有從零開始的青年戲劇人之間的平衡?如果一屆在戲劇從業者、青年戲劇人和戲劇愛好者心目中非常專業、成熟、堪稱夢幻的戲劇節,同時也意味著小眾、難以被大眾理解、失去大眾傳媒場域內“戲劇”范疇的代表地位,那么戲劇節的主辦方將如何進行選擇?

                烏鎮戲劇節對僅在周末到達、走馬觀花看完幾部特邀劇目的觀眾,和對參與青年競演、嘉年華或者全程跟隨的觀眾和戲劇人,體驗是完全不同的。對后者來說,去蚌灣劇場排隊已經成為每日常態,而對青年競演劇目的漫延一周的討論和對競賽結果的爭執,以及人滿為患的小鎮對話、“子夜朗讀會”朗讀會等活動,都讓人體驗到烏鎮戲劇節遠離主流媒體的一面:它是青年戲劇人的精神家園,也是青年戲劇人“該我上場”的重要時刻,是青年戲劇人魂牽夢縈當作“家”的地方。

                當我們走出特邀劇目的劇場,感嘆討論的稀缺和觀眾反響些許冷清的時候,屬于青年戲劇人的蚌灣劇場永遠人聲鼎沸,哪怕整座烏鎮都已休息,凌晨十二點的“子夜朗讀會”依然爆滿。烏鎮戲劇節獨特的位置,使其不得不承擔起普及中國戲劇文化,甚至代表中國戲劇產業的重任,但在時刻的糾結和搖擺中,烏鎮戲劇節似乎還是更想向純粹專業性的,甚至風格化的本體角度發展:因為這里已經是戲劇從業者們每年宛若“回家”般的港灣。這個戲劇節的特邀劇目有時候擺著一副高冷表情,但這個戲劇節卻又如深夜的羊肉面和砂鍋般溫暖。

                烏鎮七年了,我不知道它還能否在外界的所謂國際化、商業化、藝術標準等諸如此類的評判眼光中做得更好,我也隨時會有特邀劇目究竟該如何選擇的質疑,有著這個戲劇節是不是越來越“自嗨”,變成戲劇人自己的盛會而遠離公眾視野的擔憂。但我相信,也看見了烏鎮的選擇:所有一切讓烏鎮戲劇節更好、更有關注度、甚至更加“賺錢”的努力,在旅游業和戲劇產業之間的游走,多年來一直在“大眾化”和“專業化”之間的搖擺和猶豫,和尋求對話、搭建溝通橋梁的工作,本質都是為了確保讓青年戲劇人和所有熱愛戲劇的人,每年有一個十天的夢和一個隨時可以回去的家。

                為了換來這些,青年戲劇人做什么都行:他們哪一個不曾在不屬于自己的地方,做自己不熱愛的事,只為了換來烏鎮這十天的烏托邦,竊取十天的無憂無慮、只屬于戲劇的白日夢。

                【作者簡介】孔德罡,南京大學文藝學博士

                版權聲明:《洞見》系鳳凰文化原創欄目,所有稿件均為獨家授權,未經允許不得轉載,版權所有,侵權必究。

                好运5分快3 菲特 动车 极速蜗牛存档 百度一下,你就知道 网上快三注册 贵州快3走势 贵州快3注册 安徽快三助赢软件 山东11选5 安徽快三助赢软件 吉林快三走势 荒野求生2013 心款屋 爱投罗网mv